VISTA喵

快意潇洒。

手游后遗症③

没错又是我。

最近突然闲到抠脚(其实只是拖延症犯了不想码作业),所以爆肝更了两千字的文!!啪啪啪!!

感谢看我文的小伙伴没有睡着。自己看都困得要死一点都不刺激……

大概是脑洞空缺,没啥爆点,幼儿园文笔,凑合着看就好(什么鬼

就是想爷来撩我!不服憋着!!(被打

!!本篇大概无cp!人物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ps.补充一句内有晒刀嫌疑嘻嘻嘻:)

————————————————————————




入夜。

在辗转反侧不知道多少次后,审神者放弃继续在被窝里挣扎,随手勾了件外袍悄悄出了卧室。

外庭树影婆娑,湖面如镜,清冷的月光刺伤了审神者的双眼。

当初入坑的坚定,得到新刀的欣喜,刀男们受伤时的心疼,被对面高速枪戳伤时的气愤,

以及现在亦真亦假的冷漠。

像是喝了混着不同品种的酒一样,喉咙连带心口被灼烧着,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在眼泪决堤之前,一句问话划破了宁静的夜。

“是真心的吗。”

审神者猛地抬头,对上的是和空中一样凄清的月牙。

三日月只着一身墨蓝色的长袍,发梢还留有闪亮的水珠,看样子是刚洗完澡。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仍是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三日月……”

就是他,让自己的判断丧失了理智。

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爱他们。

审神者脸色一沉,冷笑一声:“是不是真心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明天过后本丸就与我无关。”

“哦,是吗。”三日月不怒反笑,迈着步子缓缓地向审神者走来,在距离后者仅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垂眼看向直指胸口的匕首,和那双微微颤抖的手。

审神者强作镇定,用自己觉得最凶的眼神瞪着他:“不要靠近我!”

说实话,自己是怕三日月的,先不说他是自己第二把锻到的刀,在本丸的资历够长,更重要的是三日月的年龄以及他的人生阅历。

几千年的风雨飘摇,看遍了人生百态,人间沧桑。

在长时间的交谈过程中审神者发现他看问题的一针见血和待人处事的圆滑,并不是自己可以看透的。也许自己永远也做不到。相反,自己拼命要隐藏的想法,面前的这个人却可以如同揭开面纱一样简单。

仿佛又看穿了审神者在想什么,三日月的眼角笑意更浓,抬手握住她拿着匕首的手腕,微微往自己怀里一扯,借力俯身靠近审神者,后者睁大了眼睛,视线盯着他微微敞开的衣服中露出的锁骨,不知道是不是月光的原因,审神者这个时候竟在想三日月的皮肤原来是这么白的。

脑子还没转过弯来,下巴又被轻轻勾起,对上了那绝美的面孔。

“想杀我,可以可以,但不要忘了你是谁教出来的。”说完飞快地在审神者额头上轻落一吻。

审神者大惊,刚想用力,手腕就被钳住一转,手脱力,匕首轻而易举地落入了三日月的手里。另一只手刚想去夺,就又被捉住,微微往后的柱子一撞,手肘瞬间开始酸麻,整个人也顺势靠在柱子上。三日月悠然地再次靠近审神者。

“本就没有杀人的欲望,手中的刀就算再锋利,也会被轻易地打掉。”

再次在额头上留下一吻,就把玩着匕首翩然离去,全然不管审神者在身后的咬牙切齿:

“mmp,这招美人计,满分!!!”



 第二天出阵,审神者明显一脸的睡眠不足。

更糟糕但并不出意料的是,刀男们并不配合。

要集合时,“怎么回事!第一部队除了近侍怎么都没影了!!”

要出阵前,“刀装都给我备好了,偷偷摘下来是不是想搞事情!”

要侦查时,“堀川你是不是忘了近侍要侦查!”

 

“你们!是不是想造反!!!”审神者帮惊慌失措的新审挡下一刀后,转头怒斥身后站在高地上不动的刀男们。

“是啊,造反。”鹤丸抱着刀冷笑一声,不屑地看着新审。

“这只是图三!如果这都不能战胜的话,就没有资格当我们的主上!!”鸣狐的小狐狸尾巴竖起,浑身警惕,语气不满,浦岛在一旁跟着点头:“没错!!”

一向听话的小狐丸和石切丸这次也默默地站在一边不说话,虽然没有说话表态,但脸上的表情已表心声。

“你们!!!”审神者气极,一不留神就被面前好不客气的敌太划伤,旁边的新审狼狈地躲过敌短的攻击,踉跄了几步摔在地上,脸色惨白神情绝望,不顾形象地冲着仍在和敌太纠缠的审神者大喊:“快来救我!!!你他妈的先来救我啊!!!”

站在高处观望的鹤丸眉头一皱,“啧”了一声,握住刀柄飞身一冲,落地的瞬间刀光一闪,审神者面前的敌太人头落地化烟飘散。

审神者愣了一下,立马转身去消灭新审面前的敌短。伸手刚碰了一下新审,却不料被大力推开跌坐在地上,后者大吼:“你带我来的这什么鬼地方!!老子差点快没命了!!!”

“这……”审神者无语,刚想开口,就被旁边的鹤丸抢了话:“这是成为审神者必须做的事情,更何况图三已经是最容易上手的图。”鹤丸顿了顿,扯出了一丝鄙夷的笑:“明明有自己的配刀,却不曾试着抽出来,而是等着别人去救,这种废物不救也罢。”

审神者喝道:“够了鹤丸!我还没有教她如何使用配刀,她不会也很正常!而且第一次上战场,被吓到也是正……”

“你怎么还在为她说话!!!”鹤丸愤怒地大声打断了审神者的话,意识到自己失态后,压了压自己的情绪,咬牙说:“让这种人成为审神者,还不如直接把我刀解!!!”说完瞪了一眼还在地上惊魂未定的新审,扭头就走。

 

虽然最后图还是在大家不情不愿的情况下顺利走完,新审也很快整理了自己的状态认真学习,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评论(1)
热度(11)

© VISTA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