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TA喵

快意潇洒。

理 ①

【P.S.上课时候突然的脑洞……我也不知道可以坚持多少……凑合着看吧��

Ⅰ.

“嗨,欢迎来到绝望深渊。”

我淡定地站在房间门口。

那个穿着黑色燕尾服、有着紫色眼瞳的男人拿着盛着红酒的酒杯以坐吧台的坐姿翘着二郎腿坐在印着愤怒的小鸟的床单上,嘴角微翘,笑容轻佻。

怎一骚字了得。

我面无表情地把他狠狠踹下床:“滚。”

他“嗷”地叫了一声,从床上蹦了起来,像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狐狸。手一抖,杯中的红酒洒到了床单上,那红色还没散开,就像是蒸发一样消失了。就像是他一分钟前骗人的绅士气质。

那是什么?存在过吗?

早就消失不见了。

Ⅲ.

这个骚气冲天的男人没有名字。

其实也不是没有名字,只是他从没告诉过我,我也懒得去问。那就暂且叫他“理”。

“你以为我是理科啊,起个这么俗的名字。就不能查查字典找个好点的词啊。”他对此表示强烈鄙视,但却也习惯了我这么叫他。

口嫌体正直。我白了他一眼。

“我只是体谅你的智商。”他好像听到了我的吐槽,瞪了我一眼补了一句。

口嫌体正直。我再次白了他一眼。

Ⅳ.

他不是正常人。

准确来说,他不是人。目前可以暂时定义为冤魂或者幽灵之类的存在。

很反人类,但他确实又存在。

看不见摸不着,但他有时却可以反幽灵地触摸到现实世界的东西。

当然,除我之外。除我以外没人能看见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比如说现在他就坐在我的床上看漫画喝酸奶。

“给我滚。”我再次把他踹下床。

怎么就摊上了这吃货。

Ⅴ.

第一次见他,是在一场噩梦之后。

在白色梦境里,突兀地出现了一个黑色身影,行着欧洲绅士礼,声线温和迷惑人心:“欢迎来到绝望深渊。”

抬起头,露出了一双魅紫瞳。

像蛇一样。

刚这么想,他突然画风一转,嘴里吐出獠牙,面色凶狠地冲向我。

“你妈逼!!!!!”我大叫了一声,从梦中惊醒。刚喘着粗气拍了拍胸口想冷静一下, 漆黑的房间里却出现了另一阵呼吸声。

我机械地抬起头。

梦中的那双紫眸居高临下地盯着我。


从此,噩梦开始。

Ⅵ.

理曾经不止一次地跟我说他是来带我进深渊的。

“死神?”我斜眼看他。

“我看到你眼里的鄙视和怀疑。” 他咬牙,“不是死神,老子本来就是【王】。”

看,都会说老子了,还说不是中二病。幽灵中二病。

理气的想打我。

Ⅶ.

细数一下,居然已经和理认识一年了。
一年以来,理依旧是这么逗比,我也依旧是吊儿郎当的样子。

所以我实在是不能相信,当初相识的那个梦。

那个绅士微笑的他,和那个突然露出獠牙的他。

血色的他。

真的是他吗?
但那双紫眸,我是不会认错的。

“别想了,再想你所剩无几的智商都没了。省着点用吧。” 他一边吃薯片一边吐槽我。

我忽然没有了顾虑。只想揍他。

Ⅷ.

再说回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你他……你是……谁?”我一句脏话差点脱口而出,硬是憋了回去。

可是我客气不代表那个紫眸男人客气:“我?刚刚不是介绍过了吗!你有脑子吗?”

卧槽?!介绍了个鬼啊!!被这么一吓啥都记不住好吧!!!

“别以为我听不到你在说什么。”紫眸男人口气嫌弃,“胆子这么小,还想着要死要活的。就你算了吧。”

我噤声了。

Ⅸ.

没错,我是想过死亡。走过自杀的念头。也许只是单纯讨厌这个世界。其实我也说不清。

而且我有一个弱点。
我讨厌难受。

割腕上吊喝药烧煤自焚跳海什么的都太难受。不是窒息就是疼的要死。

好不容易觉得跳楼可行,可是当我站在天台上瑟瑟发抖的时候,我发觉我不仅讨厌难受。

我,还,恐,高。

于是我就默默地退了下来,如此懦弱地放弃了自杀这个想法。把这个计划留到有又舒服又不疼揍不高的死法以后再接着实行。

Ⅹ.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的??”
我死死地瞪着他。

我讨厌被人看穿的感觉,就像是没穿衣服在街上裸奔。

“我是谁并不重要,以后相处你会知道的。”紫眸男人微微一笑,“尤其是你感觉你身处深渊的时候。”

看着他的紫眸,我没由来地哆嗦了一下。

说着笑意的话,眼神却透着一股寒气。

这个男人很危险。

ⅩⅠ.

现在看来当时候这个想法相当弱智。

危险?哪里危险了!!

看着他看漫画笑到打滚。

这二货绝逼是没有人要了才会被我碰到!!

还【王】?!!

我呸!!! 我要是他头头我就绝逼瞎了眼!!

ⅩⅡ.

有个这个幽灵在身旁其实也没什么。

不过比较麻烦的是,在外面和他说话特不方便。

这也是拜别人看不见他所赐。

曾不止一次被朋友看到我和他说话。

“你干嘛呢?跟谁说话呢?” 朋友疑惑。

“没事,我自言自语呢。”我歪头装无辜。

从此之后,我就被朋友叫做“精分狂”。

ⅩⅢ.

和他相处还有一个弊端,就是他可以随心所欲地进出任何地方。就仗着自己是幽灵。

这让我有一段时间很是困扰。
尤其是在我洗澡的时候。

“禽兽你他妈给我滚蛋。” 我围着浴巾手指着浴室外,看着半倚着墙一脸笑意的理破口大骂。

“我又没看你,别这么自恋。” 理装作四处看风景。

厕所里就我一个人有什么图谋瞎子都看得出来好吗。不是看我难道是打算研究下水道吗。

“下水道都比你凹凸有致。” 他满怀真诚,“真的,你比平底锅都平的一逼。”

“滚犊子!!!!!”我用力甩上洗手间门,送了他一脸清凉的风。

对这种人,不,是对这种幽灵是不需要温柔的。

ⅩⅣ.

理。

一个喜欢穿黑色燕尾服的男性幽灵。

最特别的就是眼瞳是基佬紫的颜色。

他说,
他是【王】 。

【欢迎来到绝望深渊。】

评论

© VISTA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