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TA喵

快意潇洒。

元旦⭐

【放糖辣!懒得排版了凑合着看吧……】

   鹿晗坐在後台的休息室裡,看著鏡子裡一臉乖巧地讓化妝師幫自己補妝的自己,不安分把玩手機的手卻出賣了自己略微煩躁的心情。

   通過鏡子的反射看到推門而入的人,他穿著黑色衣服帶著黑框眼鏡,留著些許鬍渣,看樣子有點不修邊幅。

  鹿晗因為補妝沒有磚頭,只是挑了挑眉:“老高。”

  老高輕笑了一聲,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背:“聯繫了?”

  鹿晗微微頷首:“啊,他剛下。”

  “待會兒你也要上了啊。”老高又問,“那他呢?聯繫了嗎?”

  鹿晗垂下眼簾看著手機,依舊是黑屏:“沒有。還沒有。”

  老高輕歎了一口氣:“現在離跨年還還早著呢,說不定你上完場就有消息了。走吧,準備去。”

  鹿晗又按亮了手裡的iphone 6 plus,鎖屏是一個黑髮少年和一個金髮少年坐在一起看手機,兩人都穿著白襯衫穿著西褲,眉眼彎彎。

  但依舊是沒有消息提醒。

  鹿晗挫敗似地把手機扔給老高:“走吧。”

  張藝興在後台拿手機刷著微博,看到那個人的頭像亮了,嘴角翹了翹,打開了私信:

【努力努力再努力x:下場了?】

  對方回的很快。

〔Mr.凡先生:嗯,剛下。出了點狀況……〕

【努力努力再努力x:怎麼了?】

〔Mr.凡先生:……被跑男那群人留下來玩遊戲了。〕

  然後發了一張圖給張藝興,是吳亦凡和鄧超的合照。吳亦凡的頭髮又染成了銀白色,滿是男人味的同時又多了幾分性感。只是看到他又不由自主露出牙齦的笑容,張藝興很不厚道的笑了。

【努力努力再努力x:哎你怎麼又露牙齦了,說好的冷都男呢。要保持高冷啊高冷!】

〔Mr.凡先生:反正回國了都是朋友了,沒關係。〕

  張藝興愣了愣。

  回國以後……

〔Mr.凡先生:有和他聯繫嗎?〕

〔Mr.凡先生:跨年了總要發個祝福吧。〕

〔Mr.凡先生:都是兄弟嘛。〕

〔Mr.凡先生:他現在應該上場了吧。〕

〔Mr.凡先生:藝興?〕

【努力努力再努力x:嗯。我在看。】

   電視里播放著跨年晚會,一個拿著吉他的男人和一個長相姣好的女人在台上又唱又跳。男人身著时尚炫酷的皮衣,劉海被梳了上去顯得特別精神,偶爾可愛的小表情引得現場不時有女生的尖叫。

  但最吸引人還是他那雙小鹿一樣明亮的眼睛。至少對於張藝興來說是這樣的。

  不過……張藝興砸了咂嘴。

  “那件皮衣也太貴了吧!!”

  忽然想起了14年初鹿晗在拍戏的时候。

  當時為了拍戲,可以說他也是吃了不少苦頭。

  這是他第一次拍戲,一切對他來說都是新鮮的。

   第一次和國內前輩合作,讓鹿晗很緊張。更讓他緊張的,是拍戲的過程。

  不過淋雨、拍車禍戲都感覺還好,最讓他頭疼的,是在短時間內變成吉他高手。

  他從來都沒有學過吉他,偶爾拿吉他也是隨便彈著玩。現在卻讓他真的要去記住這麼多和弦指法,他真的有點犯難,而且時間真的很緊。

   怎麼辦呢?自己一個人是肯定搞不定的。

   仔細想想,身邊的會彈吉他且彈得比較好的人就只有……

   朴燦烈和張藝興!!

   鹿晗兩眼放光。

   有大神在身邊害怕學不會?!

    “你要學吉他?!”張藝興抱著吉他瞪大了眼睛,一臉詫異地看著眼前同樣抱著吉他的人。

    “拍戲!拍戲需要!!”鹿晗挑眉,“你這是什麼眼神。”

    “噗……敬佩的眼神。”張藝興強憋著笑,“您老真敬業。”

   鹿晗跳了起來撲向他吹他脖子:“你才老!!你丫到底教不教?!教!不!教!”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錯了……鹿哥鹿哥哈哈哈哈哈哈……教!哈哈哈我教還不行嗎哈哈哈哈哈哈……”張藝興一向脖子敏感,最怕別人吹他脖子。

   於是在鹿晗的“淫威”之下,張藝興蛋蛋同學搖身一變成了鹿晗的私人吉他老師。

  張藝興苦笑著抬起了手,指尖已經結了一層厚厚的繭子,手心掌紋交錯,已不在光滑。就如同他的性子一樣,慢慢地被時光磨平。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錯了。

  鹿晗剛一下場就心急火燎地到處找老高。

   老高把手機遞給他,搖了搖頭。

   鹿晗心下一沉,手不自覺地緊握依舊黑屏的手機。

  

   張藝興呆呆地看著手機上顯示著的電話號碼,修長的手指停在屏幕上方。

   “兄,上台了。”朴燦烈拍了拍他的肩。

   “嗯,我知道了。”張藝興猶豫了一下,還是放下了手機,理了理衣服准備上場。

  鹿晗在酒店的房間裡翹著二郎腿盯著電視上的跨年晚會,上面的十個身著帥氣的西服的男人在電視上又唱又跳,聽到熟悉的歌鹿晗不禁輕輕地跟著哼了起來。

   老高遞給鹿晗一瓶飲料,然後隨意地把自己扔在沙發裡,打開了另一瓶飲料:“想了?”

   “滾滾滾。”鹿晗嫌棄地推了推老高。

   “想了就直說嘛,爺們兒也是有感情的啊。”老高笑了,“想了很正常,畢竟在一起5年,最艱難的那段日子都是一起經曆互相支持過的,這樣的友誼哪有這麼輕易就被磨滅。”他喝了一口飲料,嚴肅地看著鹿晗,“鹿啊,你也太高看自己的心了。”

  

    鹿晗有點被噎到,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貧回去。

    老高說的話一字一句戳中了他的心。完全沒錯。

    說他不想他們,說他沒有掙扎過,那都是假話。

    5年。再過1個小時就要6年了。

    酸甜苦辣都一起經歷過分享過,除了家人和比較親密的朋友,最了解自己的就是他們。

    尤其是,他。

    

    鹿晗磚頭看向電視機。

    電視裡正在放著他的solo。他穿著白色的外套黑色的褲子,用面巾蒙住了自己俊俏的面容,跪在舞台的中央,手里拿著兩個煙霧棒。

    音樂響起,他的手微微抬起,煙霧棒散射出粉紅色的煙霧,籠罩著了整個舞台。 朦朧中的他摘下了面巾,眼眸中满是坚毅的光,伴著自己的編曲跳起了強有力的舞蹈。

   鹿晗凝視著電視上的人,眼神有些迷離。

   這個時刻,他等了很久了吧。6年。

 

   張藝興滿頭大汗地回到了後台,和後面經過的金鐘仁擊了個掌。

   用毛巾擦了擦滿頭的汗,隨手抄起桌上的手機。解鎖。

   看到屏幕上依舊顯示著的那個電話號碼,張藝興反復的心情再一次被翻了出來。

  

  鹿晗的手輕輕摩挲著手機屏幕,按亮屏幕又關掉,如此反復了好幾次。

  打,還是不打?

  兩個人不約而同地打開了通訊錄。

 

【您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請稍後再撥。】

【您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請稍後再撥。】

  張藝興拿著手機愣住了。

  鹿晗看著屏幕皺眉“嘖”了一聲。

  想著對方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在打著電話,猶豫了一會兒,心下一動,手指一滑打開了短信。

   裡面靜靜地躺著一條未讀短信。

 

   此時正好0點。

  【新年快樂!我永遠的哥們兒:-)】

评论(4)
热度(11)

© VISTA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