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TA喵

快意潇洒。

【爷×审】夏

作为爷厨憋了好久终于决定挖坑了,然而懒癌晚期加重度拖延症,弃掉也不是不……【←_←你给我走!
所以暂时只来了一个短篇……暂时废话这么多啦!
lof排版要疯了……
———————————————
注意:

ooc倾向,没有历史考据,文笔也不是很好,描写人物可能会有崩坏,请多谅解。

============================

“好热啊……”

太阳肆无忌惮地向大地投射炽热的阳光,似乎要把大地烤干撕裂。热浪翻滚蒸腾,周围的景物不堪高温痛苦地扭曲,伴着蝉无力的哀鸣,让人的心情也跟着焦躁不安起来。

“啧……真是……”审神者眉头紧皱,不耐烦地扯了扯被汗水浸湿贴在身上的衣领,深吸了一口气。

该死,感觉连空气都是灼热的,长时间高温曝晒,又没有饮水,喉咙有种被针扎的感觉,意识也开始不清醒。

“还有……一个点就到BOSS了……再坚持一下……”审神者低声告诉自己,握紧在腰间的刀,努力迈开腿。可是腿却一点都不争气,犹如灌了铅似得越走越慢,渐渐落在了队伍的后面。

“我还……可……”汗水侵略眼眶,刺痛让她忍不住闭上了眼。

"主上。"

一阵凉风从脸上掠过,让她清醒不少,随即感觉汗水被柔软的东西擦拭掉了。睁开眼,就撞进了那双含着月牙的双眸。

“主上,没事吧?”话一出口三日月就有些后悔,怎么可能没事,长途高温行军,没有任何遮挡,身为刀剑的他都感觉有些不适,更何况她是人类。

“我没事……就是太热了有点难受,缓一缓就行……爷爷你走吧,队长可是要带队的哦。”她努力地挤出一个笑容,可脸色开始有些发白,又汗水重新溢了出来。

……这还叫有点。三日月脸色沉了沉:“不用走了,回本丸。”

“诶?!可是只剩一个点了啊!我可……”审神者瞪大了眼睛,急忙拽住向队伍发指令的三日月。

后者转头露出一抹微笑,口气却明显不善:“我是队长,我、说、回、就、回。”

“……!”看到那微笑,审神者不禁哆嗦了一下。

……不应该她才是发号施令的那一个吗?

“啊哈……活过来了……”审神者长吁了一口气,以大字型躺本丸的庭院,拿着扇子不断地扇风,像小狗一样吐出舌头散热。

偏头看向外面,毒辣辣的太阳依旧很有精神。审神者咋舌,本丸真的是天堂,比外边凉快的不止一点点,在本丸种树是绝对正确的选择。

刚才说要回来的时候,本以为会有刀不满,毕竟还剩一个点了的确挺可惜的,可是让她吃惊的是没有一把刀有怨言,全部都爽快地答应了。果然刀也是怕热的吗哈哈哈。

不过……也不仅是这样吧,大家应该也是发现她的不适吧。回来的路上大家都担心地过来询问,把剩下的水给她喝,陆奥守甚至担心到要把她抱回来,听到这个她差点把珍贵的水喷了出来连忙拒绝他的好意,但还是今剑牵着回来的。

噗噗……真的都是可爱的孩子们呢。审神者闭上眼,笑容爬上了嘴角。

也许是真的有点累了,凉快下来就想睡觉了呢……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之间觉得额头一阵清凉,睁开眼睛,蓝色的头发下绝美的容貌,见自己醒来温柔一笑:“主上,醒了?”

“……唔……三日月?”审神者伸手摸向额头,“这是……毛巾?湿的?”

“嗯,据说这样有利于降温。”双目弯成新月,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杰作。

“噗……爷爷是笨蛋吗,这只对发烧有用啦哈哈哈。”

“是吗……那也不许笑。”三日月装样有些生气,用修长的手指点住了审神者的唇。

脱下了手套的手指点在唇上有些冰凉,审神者不禁伸手抓住了他的手指:“好凉快……”

三日月微微一愣,随即又弯起嘴角:“刀剑的本体的确是凉的。”拿下额头上的毛巾,把自己的手覆了上去,“如何?”

审神者满意地点了点头,正准备开口夸赞,脑袋却被抬了起来放在了三日月的膝盖上:“这……”

“这样脑袋不会太疼。”手又重新覆了上来,微微地加了些力道。

"可是……""躺,好。""……是。"又是这种带有压迫感的微笑,每当这个时候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服从。这就是活了千年的刀的威慑力吧。

反观作为审神者的自己怎么就一点威严都没有呢。

静静地闭上眼。可是这时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好安静……但……

总感觉……有种被审视的感觉……

"主上。"

"?!"

审神者被吓得哆嗦了一下,随即浑身僵直。

“噗……”面前传来轻笑,肯定是看到了自己的窘态了……

审神者被笑的有些恼羞成怒,猛地睁开眼就要抬起头:“三日月!你!”

“抱歉啊哈哈哈。”

这样的笑声在熟悉不过了,看着他的笑颜也也生不起气来:“啊爷爷你真是的……”

“不过,就是那样。”放在额头上的手力道忽然又稍重了一些,使得下巴顺势扬起,三日月低下头,微微俯身。

“可以,不要叫我爷爷吗。”

“我希望以后可以你像刚才那样,直呼我的名字。”

清香的气息拂过脸庞。凝视着彼此的眼睛。

面前的人轻柔的声音,让人醉倒在温柔乡里。

“……三…日月。”


“主上主上!!!一起来玩啊大家都……诶?!!!”今剑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

三日月直起身子转过头,微微一笑:“嘘——她在睡觉。”

“啊!”今剑的声音马上小了下来,探头看了看审神者的睡颜,“主上今天好像也不是很舒服呢……”

“所以啊,才要好好休息。”牵牢了快要滑落的手。

“那主上就拜托三日月啦!”

今剑轻轻地原路返回。

可是好像有什么不太对呢……刚刚三日月离主上好近呢,近到好像……要贴上去了一样……

不对不对,一定是错觉,嗯错觉。

主上的耳朵还是红红的。

啊……天气还真是热啊。

















评论(2)
热度(12)

© VISTA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