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TA喵

快意潇洒。

『本丸日常』梦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开学前最后一篇……大概?【笑

然而长篇力力力,还停留在800字左右……任重而道远啊【叹气

就当做是开学献礼,不用谢我【笑颜

————————————


注意:

本篇没有cp向。

ooc ,ooc,ooc。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没有历史考据,文笔也不是很好,所以人物会有描写崩坏,请做好心理准备。


=================






………………


我…………


我怎么睡着了…………


这里是……本丸?


睁开眼就看见一轮血红色的月亮,散发着让人不安的光。

审神者直起身来环顾四周,一片黑暗。

……不对劲,这不是平常的本丸。即使是晚上睡觉也不会这么昏暗……

刀呢?!!!

审神者不禁打了个哆嗦,背脊莫名地发凉,不详的感觉越来越深。

不会的……一定都还在卧室睡觉……她如此安慰自己,希望狂跳的心能够平静下来一点。

正这么想着,却突兀地冒出了刀剑相触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本丸里特别响亮。紧接着,本丸外亮起了灿烂的火光,把黑夜照亮得如同白昼。

审神者吓得倒抽了一口冷气,握紧了佩刀。

外边!发生了什么?!打斗?!

然而并没有刀来通知她。甚至连刀的影子都没看见。

看来只能靠自己了,审神者起身跑向门口。奇怪的是平时两三步就能到的大门,现在却如迷宫一样找不到出路,只是在原地打转。

就像……不是自己熟悉的本丸一样。可是装饰却又是自己确确实实摆放的。

实在是太奇怪了……


不知原地打转了多少次,终于看到了熟悉的路。

还没到大门,就看见了熟悉的背影。

三日月、堀川、兼桑、陆奥守、宗三、狮子王、山伏国广……熟悉的刀们正在和检非打斗。

不……也不是正常的检非,明显要更加凶残,速度也加快了不少,战斗中的刀被划出了不少血痕,脱了衣服也明显真剑过了。


可是……

审神者瞪大了眼睛。

不对…………


这不是平时的他们!!!


刀在手中肆意挥斩, 眼中亮起红光,下手也是毫不犹豫地直戳要害, 即使被对方的血液溅到也毫不在意。这明显也不是正常的樱吹雪状态,更像是不受束缚的野兽。

甚至……就和这些狂暴的检非一样……兽性完全暴露在这火光之下。


“主上?!!”战斗中的堀川看见呆呆站在本丸门口的审神者,挡下攻击开口喊道。

“堀川!!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检非会来这里?!”审神者回过神来,还好,他们应该还有理智。

“不知道……看见外边有火光就出来看了看,没想到居然检非回来这里。”堀川的外套已经脱了下来,旁边的兼桑不耐烦地咂嘴:“啧!怎么还有这么多!这样下去体力迟早会消耗完!”

“我来帮你们!”平时也有学习剑道,应该没问题。审神者准备抽出佩刀。

三日月挡在她的前面:“主上!这不是你能对付的!”

话音刚落,敌人的弓箭手就放出了箭。带着火焰的弓箭像是从天而降的陨石一样,一颗颗的往本丸飞去。

“糟糕!!是带火的弓箭!!!”“啧!!”“简直是火上浇油!!”

远处狮子王像是想起什么,朝审神者吼道:“主上!!快回本丸!!短刀还在里边!!!”

“什么?!”审神者一惊,可是她没看到任何刀啊?!……但还是回去一趟比较保险。

“拜托了!!各位!!”


审神者转身跑回本丸,寻找短刀们的卧室,不料被带火的弓箭射到的本丸开始大范围燃烧。审神者皱了皱眉,随手在房间里拿了块布,然后跳进一旁的池塘里,带着一身湿漉漉的衣服继续向卧室跑。

来到卧室的门口时,火势已经逐渐向那里蔓延。

审神者甩下捂住鼻口的布,用力推开了的门:“大家快走!!!!!!!火……”


瞳孔倏忽缩小,猛的愣住。


浑身都是红光的家伙,被血色染红了的白衣。


以及,一地的碎刀。



审神者感觉心脏已经停了。


整个世界都沉默着。




“大……大家……”不知过了多久才木然移动的双腿,“这……是………………”


又扑通跪倒在地。喉咙像是被谁扼住,快要窒息。


“主……上……”一声艰难的呼唤让她微微清醒过来。

“…………鹤丸?”审神者看向已经衣衫褴褛的鹤丸,以及站在他面前拿起武器的五花枪。


“主上……小……心………………”


“鹤丸!!!!!!”


妖艳的血液在白衣上开除朵朵鲜艳的花,金黄色的瞳孔最后映出的是她的绝望。


“鹤丸!!!”审神者大喊了一声,不顾地上的碎刀划出道道血痕,踉跄着跑了过去抱住倒下的鹤丸,眼泪夺眶而出:“鹤……鹤球你别吓我啊……我带你去手入……喂……鹤丸……鹤……”


怀里的人化作粉末散去,留下的只有碎掉的本体。


“这到底……是怎么了啊……是怎么了啊……为什么会这样……”



有谁来救救我们…………



五花枪再次举起了冰冷无情的武器,朝着面前完全崩溃的审神者用力地戳了下去。











“!!!!!”审神者猛地睁开眼,就看见周围围了一圈刀,都一脸担心地看着她。

“啊!主上醒了!”“醒了醒了!”“太好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真是吓死刀了!”短刀们高兴地一个接一个的大叫。

“啊你们这群小短刀们都给我回去睡觉!叽叽喳喳的,主上才刚醒呢就安静一点……”“狸子你就温柔一点吧。”“主上叫就算了!为什么你也这么叫!”“我觉得很合适啊!”同田贯和陆奥守送小短刀们回卧室,其他刀也被烛台切遣回去睡觉,自己则去厨房做一些降火的食物。


房间瞬间空了不少,留下来的就只有三日月和鹤丸。


“鹤丸!你没事吧?!”审神者上下打量鹤丸,后者则笑道:“我没事啊……啊别乱摸啊哈哈哈哈哈哈!”

“是做噩梦了吧。”三日月递了杯茶给审神者。

“是……”把噩梦的大概经过说了一遍。两位都眉头紧锁。

没想到醒来还这么清醒地记得,看来真的是心有余悸。

三日月伸手摸了摸微微颤抖的审神者的头:“没关系的,只是个梦。”

“画面实在是太清晰……以至于就像是真的发生了一样……”审神者握紧了拳头,“我不敢想象……万一有一天真的发生了……我该怎么办……”


“没有这种万一。”

“即使真的发生了诸如此类的事情,我们也会选择先保护你。”


“因为,没有你,也就没有这个本丸。”


“对你而言我们是唯一的,相反,对我们而言。你也是唯一的。”





“只要有你在。”





评论
热度(4)

© VISTA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