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TA喵

快意潇洒。

『本丸』『乙女向』她【序曲】

我……是来除个草的……别打我的锅盖……

这次大概是个中长篇,主【爷婶】+【鹤婶】没错就是这么不要脸!其实大纲在半个月前就拟好了只是开头我拖得太久……怪我怪我……

说【这个草除的我给0分】我也接受哈哈哈哈哈。


——————————————


注意:


ooc严重,并没有历史考据。

这长篇有【黑婶】,可能含有碎刀,但基本方向甜甜甜,那个什么什么……看情况说不定会有orz【滚×


===================


●序曲


在本丸里,一群刀七横八竖地躺在外庭。各怀心事。


“啊……主上这都多少天没回来了啊……”清光把脸贴着刀盘着腿,旁边的安定已经擦了第三遍刀。

“快一个月了啊……”药研推了推眼镜,低声道。

“是啊三日月,主上走之前怎么说的啊,怎么连个消息都没有……”鹤丸抢过三日月的团子一口吃下。

“……”毫不手下留情地给了鹤丸一个爆栗之后,三日月喝了口茶缓缓开口,“主上也有在现实生活中的事情要处理。我们……不过是在游戏中的人物,被遗忘也很平常。”


三日月的一席话让在场的所有刀都愣住了。

是啊……对审神者来说,他们实际是不存在的……


被遗忘了……也很正常……


倏忽想起自己百年以来离开旧主孤独的等待。


气氛一下子沉闷了下来,没有刀再开口。


“不过……”望着面前的袅袅茶香,三日月抿了抿唇,露出一丝笑意,“也许这位主上的确会不一样。”


接下来的好几天,没有刀再提到主上。

像是一种赌气,更是害怕期待。


直到,中秋之日,团圆之夜。


“烛台切!!月饼做好没有?”鹤丸从厨房的门口探出头来,后面跟了一群小短刀们。

“快了。鹤丸你别把孩子们带到厨房!”烛台切把做好的月饼排列整齐,递给身后的大俱利,“先拿出去,等到晚上再吃。”

“诶!现在就尝一个嘛!”小短刀们围着着大俱利不让他走,想直接伸手就拿的鹤丸被大俱利完美躲过。

“哦呀,真是热闹呢,闻到了月饼的香味,可以尝一个吗?”“三日月殿下你也……”路过厨房的三日月也笑眯眯地开口。

烛台切抹了把汗:“只是这个太腻了,我们晚上还要吃饭的啊……”

“各位!!”鲶尾气喘吁吁地从本丸另一头跑了过来,鹤丸笑道:“哦,连鲶尾都来了啊,正好正好,我们要抢月饼啦。”

“不……不是……”鲶尾跑的上气不接下气,

“主……主上回来了!!!”


“诶?!!!”



本丸门口。


扎着马尾、穿着中袖深蓝色剑道服的审神者嫣然然一笑:“我回来啦!”


评论
热度(3)

© VISTA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