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TA喵

快意潇洒。

手游后遗症①

好久不见……我回来了……虽然我知道没啥人关注我来着……

由于要上高三了,基本上是有脑洞也没时间写,再加上我本来就懒……懒癌加拖延症晚期简直没得救了……我也好长时间都没见我的刀郎了……

顺便问一句有政治学霸吗?!!求勾搭学霸!!!文科僧要被折磨疯了……QAQ

好吧都是题外话……这次的篇幅也不长,千字左右,请多包涵。

会还有后续的!!!相信我!!!看我真诚的眼神!!!

 ——————————————————————————————

P.S.

此文为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乙女】偏向。有未命名女审出没请注意。

OOC系列请注意避雷。

是在手游出来的时候的脑洞和牢骚……

 

 ——————————————————————————————

 

三月冬末,春天的脚步迟迟未到,甚至还有几篇金黄的落叶唏嘘而下,夜幕也依旧来临的特别快。寒风阵阵,异常寂静的本丸连被风吹得摇曳的灯笼相磕的声音都十分清晰。

“我吃完了。”审神者“啪”地放下碗筷,头也不回地走出饭厅。只留下还捧着饭碗的刀剑们面面相觑。

“又是……这样……”“走掉了……“秋田和前田看着审神者离开的背影喃喃道。清光皱着眉头放下碗:”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主上这都好几天了。“一旁的安定也开口:”自从前几天主上回本丸后就一直是一脸赌气的样子。也不出阵。“”是不是有谁闯了什么祸惹主上生气了?“鲶尾担忧地问。烛台切叹了一口气:”我和石切丸大人去问过了,可是主上闭门不见,一句话也没有说。“”主上……该不会不要我们了吧……“五虎退抱着小老虎微微发抖,乱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安慰他。

”……不会的…………“不知是谁叹息似的回答,轻的仿佛风一吹就会消散。所有刀都沉默不语,内心不安的种子在悄然生根发芽。

“我也吃完了,你们慢用。”意外地一直沉默的鹤丸放下碗筷欠身离开。坐在他旁边的三日月垂下眼帘,唇角微微翘起。

 

 

“哈!哈!哈!“审神者用力挥舞着竹刀,鼻尖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上个星期刀舞手游公告出来了,审神者兴高采烈地去官方瞅了瞅,结果吓了她一大跳:

事前登录50万送小狐丸,100万送三日月宗近。

 

审神者第一反应是官方脑子被门夹了,第二反应是官方妈的智障。

狐爷诶!!!欧洲人代表!!!看板郎!!!现在免费点击就送?!!你特么是在逗我吧!!!自己还好,但是让那些万战无狐无爷氪金不断的婶婶情何以堪啊!估计要给官方寄刀片雨的节奏了吧!!

审神者一脸懵逼地打开各大论坛,果不其然新婶和老婶掐成一团。老婶说新婶跪舔官方,新婶说老婶不爱护新人。

五味杂陈地看着一个个说来越难听,审神者不耐烦地抓了抓头发,准备关掉网页,一条回复不受制地蹦进了眼里:

 

 

【你到底是爱他们本身,还是爱他们的欧非?!!】

 

 

审神者瞳孔一颤,仿佛是受人当头一棒,整个人懵的说不出话来。

那句话就像是一把利剑一样直戳心脏,流血不止。

自己到底是爱他们的欧非,还是爱他们本身?!

说爱他们的欧非,可是入坑了之后又去了解了许多刀剑以及国家的历史;可是说爱他们本身,为什么又会这么在意他们对游戏来说的欧非价值?!

 

为什么,自己不能马上给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我……不知道…………”审神者紧咬嘴唇,给出了一句无人倾听的答复。

 

 

 

 

 

“可恶!!!!”审神者大喝一声,用尽全力击出最后一击。竹刀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泪水混杂着汗水终于流了下来,心中的委屈如同开闸的洪水喷涌而出,不断重复着心中的不确定的答复:“我不知道啊…………”

“不知道就不要去想啦。没必要把自己逼得这么辛苦。”

一条毛巾落在了头上,温柔开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审神者猛地抬起头:“鹤、鹤球?!”

“是我。”鹤丸眉眼弯弯,“你的烦恼我们都知道了。不过是多了两把新刀罢了,本丸刀位还有的是呢,不用担心。”

审神者不屑地哼了一声,声音也沉了下来:“你懂什么。现在官方把看板郎像大白菜一样随便送,那还有什么用?本来这游戏就没有什么游戏性。”

鹤丸微微一愣,瞬间变了脸色:“什么意思?难道对你来说,我们的价值就只是因为欧非吗?!”

“不然呢。你以为还有什么。”审神者转身把灯关掉,清冷的月光把练习场分成了明暗两块,站在明处的鹤丸的白衣在皎洁的月色下更加耀眼,却刺伤了审神者的心。她咬了咬唇,狠下心来:“我……不会回来了。”

鹤丸金黄色的瞳孔一震:“什么……意思?”

“我不会回来了,会有新的审神者来接替我的职位。”

“开什么玩笑!!!你这是要因为两把刀而放弃一整个本丸吗?!!!。我绝不允许!!!”鹤丸勃然大怒。

“够了!这是这是我的决定!反正我也厌烦了。”审神者吼道,一把把毛巾甩在地上,然后快步走出练习场,只留下鹤丸独自握紧拳头站在原地。

谁也没有注意到,场外的一角蓝衣悄然离去。

 

 

没有谁知道,为什么鹤丸在那天晚上喝的烂醉,之后的一个星期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本丸的气氛也越来越沉闷,压抑的让所有刀都喘不过气来,又回到了每天等待审神者回来的日子。

 

 

一切似乎都没有变。

 

 

直到一个月之后,审神者重新回到本丸。

陪着新的审神者。


评论
热度(6)

© VISTA喵 | Powered by LOFTER